乌克兰模特私生活揭秘:正式收入不够花

2015-07-14 16:20:35
来源:125明星网 作者:娱乐快报

公告:深扒娱乐圈秘闻趣事,关注花边星闻微信公众号:huabian818

“光鲜”背后无数艰辛

某个周日的中午,12点刚过,上海昭化路边的一家小吃店里,还有些睡眼惺忪的金发美女 Natalie小心翼翼地把滚烫的生煎包塞进嘴里。

邻桌一对上海老夫妇望着这个急于吃生煎的乌克兰女孩,Natalie一边用手向嘴里扇风,一边对这对老夫妇吐了吐舌头,脸上是孩子般灿烂的笑容。

来上海两个月,Natalie选定了上海名吃生煎包做自己的固定午餐,尽管与生煎包的初次邂逅并不美妙,“第一次吃的时候,一口咬下去,里面的汤汁全都溅在了白色的演出服上,怎么都洗不掉。”Natalie用不太流利的英语,连比带划地告诉记者。

这次失误,导致她不得不在淮海路的ZARA专卖店重新买了件类似款式的连衣裙,让她的积蓄少了800多块,Natalie沮丧了好多天。为了弥补损失,她决定取消去杭州旅行的计划,把钱省回来,好让妈妈高兴。

Natalie今年刚刚20岁,在很多中国人看来,她有着一份非常光鲜的工作——国际模特,但在Natalie自己看来,异国他乡的寂寞、工作的辛苦以及沉重的生存压力,这份外人眼中的“光鲜”背后,其实有着很多不为人所知的辛酸。

Natalie来自乌克兰,高中毕业后去俄罗斯找工作,被莫斯科一家模特经纪公司看中, “这家模特公司很小,没有训练,也没有好的经纪人,再加上俄罗斯的这个行业也不景气,所以一直没有赚到钱。”

谋生的重要性,Natalie很早就知道了,她告诉记者,在乌克兰老家,她母亲没有工作,还有两个妹妹在上学,家里一直希望能得到Natalie的资助,所以,几个月前Natalie又通过当地经纪公司的介绍,来到了上海,“因为换季的时候会有很多服装品牌找外模拍摄新的样片。”

让Natalie欣慰的是,上海的确给了她更多赚钱的机会,两个月时间,Natalie攒下了1500多美元,“其实我知道,这个数目在上海来说并不高,但这对我来说已经很多了。”Natalie兴奋地说。

很多在上海工作的外国模特,经常把自己称为“旅行者”,这不仅仅因为他们每次只在中国待三四个月,主要原因是 “很多人赚了钱就去旅行,等到离开的时候,赚的钱也差不多花完了,因为没有赚到钱,所以别人问起,他们不会说去中国工作了,而是说去旅行”。

据业内人士介绍,在上海的一般外模,平均月收入大概都在1000美元上下,但是,从本国到中国的来回机票、在上海的衣食住行以及旅行、娱乐所有花销,外模们都要自掏腰包。

乌克兰美女的一天

要资助母亲的Natalie平时的生活是并不潇洒的,除了日常生活的节俭,Natalie 还不停地加班赶场,“做完了经纪公司安排的工作,自己还去偷偷找一些兼职”,为了达到上海一般白领的收入水平,Natalie其实“活得更累”。

某个下午,Natalie也偷偷为自己安排了一次“加班”。经一个在上海的乌克兰留学生介绍,Natalie接了一个为摄影俱乐部做模特的工作,按照约定,Natalie要先去上海市中心乘俱乐部的大巴,在去上海近郊景区朱家角的近一个小时路程中,和俱乐部的摄影师讨论拍摄风格等细节。

到朱家角之后,俱乐部的摄影师讨论、修改拍摄背景又花去了快一个小时,这让Natalie 的心情逐渐沮丧起来,看着周围举家前来游玩的人们,她叹息道:“我已经一周没有休息了。”

到下午5点,Natalie的工作终于结束了,这其中,Natalie有两个小时几乎是没有间断地摆造型。而从下午1点发车到下午6点回到市中心,Natalie得到的回报是600元人民币。

“按照惯例,模特的费用是每小时200元,因为这次来朱家角路上耽误了时间,所以我们多付了一个小时的费用。”俱乐部工作人员小刘告诉记者,上海很多摄影俱乐部都有邀请外模拍摄的活动,一般的费用是每小时200到300元,每个模特对应5个摄影师,每小时费用由摄影师分摊,“其实真的挺便宜的,毕竟人家那么远来的啊!”

而Natalie已经对这笔600元的收入很满意了,因为如果是按照经纪公司的安排,为杂志拍摄一期的照片,整整一天的劳动,Natalie能拿到手的也只有400元。

“仅凭正式收入不够生活”

在外模的工资单中,为杂志做模特、为企业拍摄服装样本、拍摄广告以及演艺走秀是最主要的收入来源。

在上海,为杂志拍摄一期的照片,行业内的均价是800元人民币一天;为服装企业拍摄服装样片,每名外模的收费是每小时800到1000元(如果是拍摄内衣和泳装照,则收费是每小时1500元),4-6个小时起定;拍摄用于店铺内和灯箱上的广告费用最高,一般在1万-5万元之间。此外,经纪公司还会安排模特参加例如服饰、数码产品、洋酒、汽车产品等活动,费用在2000-5000元,但是要提前一两天参加彩排。

按数量算,上T台走秀的机会最多,而拍摄服装样片和广告的业务并不太多,而且有很强的季节性。所以,每次遇到这样的机会,上海十几家模特经纪公司都会激烈竞争,但对上海为数众多的外模来说,能轮到自己的几率其实很小。

外模的大部分收入是靠次数多而报酬较少的业务累积而来的,即便如此,外模仍然不得不按照 50%的比例与经纪公司分成。上海星光模特公司运营总监Roberta告诉记者,一般情况下,扣除各项分成,在上海的普通外模每个月的正式收入有1000 美元左右。

由于正式收入较少,有的外模就会背着经纪公司寻找一些兼职的机会。像Natalie找的摄影俱乐部的拍摄工作就是其中一种,更多外国模特选择在酒吧、歌舞厅表演跳舞或者促销酒水,一般每晚的收入在200-500元之间。

Natalie也曾在上海衡山路的一家酒吧做过一个洋酒品牌品酒会的礼仪小姐,晚上9点开始的活动,活动方要求Natalie下午3点就要报到,工作到第二天凌晨1点半,Natalie只赚到了300元人民币和一顿免费的晚餐。

虽然“找私活”在全世界模特行业都是被禁止的,但上海的外模经纪公司一般都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因为我们也知道仅凭正式收入不够生活。”Roberta说。

以住为例,Roberta在昭化路的一个居民楼内租了两套公寓,该公司的模特一般都会住在这里,“3室2厅,每个月的租金是5000元人民币,加上水电费,平均每个人大概要分摊2000元”,而正常收入剩下的四五千元,模特们还要支付饮食、交通、娱乐的花销,“再加上外模来华之前付了机票钱,回去还要买机票,至少又是1万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