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爱一个人就送他去纽约 因为那里是天堂

2018-01-14 01:42:14
来源:125明星网 作者:娱乐快报

Dry Martini,酒精度不低的一款经典鸡尾酒,也是不少人挚爱的开胃酒。

在纽约,人们总是习惯在吃饭前先去酒吧喝一杯鸡尾酒,之后再前往餐厅吃上一顿好饭,如果时间允许或者气氛正好,那么晚饭之后再来上一杯鸡尾酒也是极为常见的事情。对于这个城市里的人来说,鸡尾酒吧的存在就跟咖啡店没什么两样,唯一的区别,可能是两者的营业时间有所不同。

NoMad Bar 世界第三的鸡尾酒吧和米其林三星的食物

对鸡尾酒爱好者来说,去纽约没到NoMad Bar喝一杯,那真的是会让人痛心疾首。这间纽约排名最高、世界排名第三的酒吧不仅有着出色的鸡尾酒供应,同时也有着顶级的餐食——为这家店做食物管理的厨师就是11 Madison Park的厨师。11 Madison Park的江湖地位不必多说,毕竟米其林三星餐厅的称号也不是白拿,更何况其还曾在世界50佳餐厅的竞选中排名第一,想要在这家店吃上一顿饭,排队那是肯定的,至于时间长短,那还得看运气,“只要努努力,还是能吃上的”。

NoMad Bar的招牌食物生蚝两吃,由来自米其林三星餐厅11 Madison Park的主厨打理。

NoMad Bar开在同名的酒店之内,可别以为这酒店真的叫“不疯(No Mad)”,人家只不过是因为在麦迪逊广场公园以北的地方(north of Madison Square Park),所以起了这个名字。虽然不是speakeasy风格的酒吧,但要找到NoMad Bar正确的位置却不容易,因为在酒店的同一层有着3间不同风格的酒吧,而NoMad Bar是在最里面的地方。

整间酒吧的设计相当有复古风格,双排火车式座位只能容纳4个人左右——如果你们都是瘦子的话,那可能可以挤上6个人,并且这种带有点儿小包厢味道的座位也并不多,大部分人都更愿意站着喝上几杯酒。

你以为这些人数算是NoMad Bar的客流高峰吗?错了,这只是这家酒吧的日常状态,真正人多的时候,走都走不动。

除了鸡尾酒,NoMad Bar的酒单上也有杯卖威士忌。别怀疑自己的眼睛,你看到的“1715”是美元价格,换成人民币的话,可能需要11500元。

(由左开始,按顺时针方向转动)Aperol Sour,Sakura Maru,Ocha,Pineapple Julep,Sherry Pain Killer和Start Me Up,都是NoMad Bar的经典酒款。

NoMad Bar的酒单简洁明了,你能够一目了然地知道自己要点的酒到底用了点什么原料,不管你是不是懂酒,这种做法都可以让你一下子估摸到自己所点的那杯酒可能的风味到底是什么样的,“掉坑”的风险大大降低。传统的经典鸡尾酒这里也有,不过更多的是一些经典鸡尾酒的变形——业内人常常会把这种做法叫做“twist”,注意,没有中文翻译。“现在纽约的鸡尾酒趋势就是这样,一来是各种经典鸡尾酒的‘twist’,调酒师会努力降低鸡尾酒的酒精度,让酒变得更加平易近人,”工作就是负责和调酒师打交道的John是Michter’s酩帝诗酒厂在纽约的品牌大使,对于鸡尾酒的前沿信息相当熟悉,“另一种变化则是会将许多热带水果的元素运用到调酒之中,椰子、菠萝、芒果这些风味浓郁的水果相当受欢迎。”这位完全符合你对于美国人想象的先生还提到了另一点,那就是雪莉酒的热潮,“你平时很少会在吃饭的时候点雪莉酒,可是在鸡尾酒世界里,雪莉酒可是越来越‘红’了,很多鸡尾酒都会主动使用风味多样化的雪莉酒来进行创作,口感也相当不错。”

Leyenda 在布鲁克林区的墨西哥酒吧

在相当长一段时间里,布鲁克林区曾经是纽约犯罪率相当高的一个地区,这里聚集着相当多的少数族裔,被一些人视为“混乱的源头”,不过现在,当你走在布鲁克林的主路,你会发现这地方还真有点儿北京西城区的意思——马路都是6车道、8车道的,旁边的建筑也都是现代而新派的,可当你走到居住区的时候,那些安静的、带有明显英式风格的建筑,会让你产生一种自己是否回到了英国某个宁静的小镇的错觉。

满墙的龙舌兰酒证明了Leyenda的墨西哥血统,看看用来做鸡尾酒杯的骷髅头,是不是有点儿墨西哥亡灵节的感觉?

Leyenda也会提供经典的墨西哥风味小吃,这道玉米片蘸牛油果酱就是畅销款之一。

开在布鲁克林区的Leyenda是一间带有明显墨西哥风格的酒吧——它的全称是“Leyenda Brooklyn Cockteleria”,不过所有去过这家店的人都会亲切地称其为“Leyenda”——酒吧的操作台后方陈列了非常多的来自墨西哥的龙舌兰酒。因为早期中文翻译的问题,人们习惯把“Tequila”翻译成“龙舌兰酒”,可实际上,在墨西哥,用龙舌兰酿造的烈酒有两种,根据其使用的原料、产地和比例不同,被分为“Tequila”(特基拉)和“Mezcal”(梅斯卡尔),前者使用的是100%的蓝龙舌兰,而后者的要求则宽松不少。

Bottled Paloma,用龙舌兰酒、西柚汁和西柚汽水调制而成,口感酸甜带微苦,非常解暑,也是墨西哥当地广受欢迎的鸡尾酒款。

这个粗陶制成的杯子非常不起眼,但却是墨西哥人用来喝梅斯卡尔(Mezcal)的酒具。在Leyenda,如果调酒师拿出了这个杯子,就意味着他想要跟你喝一杯shot(短饮,一口酒)了。

你可以在Leyenda喝到你所能想到的所有经典墨西哥鸡尾酒,也可以尝试到让人惊艳的创意墨西哥风格鸡尾酒。要是你口感清淡,那么来上一杯bottled paloma,试试看装在瓶子里的鸽子的味道一定是不错的选择,要是想来点儿特别的,那么由pina colada变形而来的horchata colada一定让你印象深刻,这种用coconut horchata(一种在椰浆里混合上米露和香料制作而成的白色无酒精饮料)调制而成的鸡尾酒,可以瞬间让你转移到墨西哥或者西班牙的任何一个地方。

The Grill 《广告狂人》的真实呈现

这不是拍电影,也不是电视剧截图,而是真实的The Grill餐厅场景。正装出现在这家餐厅,已经成为了习惯。

毫无疑问,能去The Grill吃上一顿饭,绝对会是你的纽约之行的超高亮点,因为这个需要预约几个月才能排上队的餐厅,绝对可以满足你对于上流社会生活场景的全部想象,也绝妙地还原了“纸醉金迷”、“金碧辉煌”这两个词,你完全不必担心这地方会因为使用了过多的金色元素而呈现出暴发户气质,从地毯、餐桌到任何一个细节布置,The Grill都在诠释着何谓“old money”,如果你实在无法想象这样的场面,那么赶紧打开电脑,调出《广告狂人》来看一看,或许就能知道了。

The Grill的酒吧设计相当别致,调酒师们在操作台内,客人们则坐在吧台外,既可以良好互动,又可以随意走动,服务到每一位客人。

这杯用Michter"s酩帝诗黑麦威士忌调制而成的经典鸡尾酒Manhattan曼哈顿口感顺滑,香气浓郁而层次分明,虽然酒精度不低,但是喝上去却不会让人觉得冲。再看看调酒师的着装,是不是有种复古的感觉?

和许多高级餐厅一样,The Grill也在店内开设有自己的酒吧,这个方形的酒吧选择了在内部开设操作台,这种设计方便了调酒师和坐在吧台上的客人进行互动,也更容易让他们了解客人的口味,以便更好地为客人服务。在这里,不管是经典鸡尾酒还是创新鸡尾酒,调酒师都非常谨慎,这种谨慎的态度不仅表现在他们做酒的精准度上,同时也体现在基酒的选择上——基本上,能进入到The Grill酒单的酒款,都有着极其出色的品质。

为客人服务自然不能有一丝一毫的失误,现场烹饪也一样。这道火焰冰淇淋是The Grill的菜单上非常抢眼球的一道菜,总是会引来人们的关注。

从摆盘上就非常精致的羊排,调味也是相当精准。

甜点也是The Grill不可错过的一部分,更重要的是,这里的甜点并没有那种不把人甜死不罢休的气势,反倒是相当的温和与可亲。

和鸡尾酒同样出色的还有餐厅的食物。赶紧忘了那些汉堡薯条和可乐吧,美国食物并没有你想象得那么单一。The Grill的食物出品相当出色,不管是海鲜还是红白肉,在口味的把握上都十分精准,单是一道松露鹅肝就叫人生出一种“此味绵绵无绝期”的感觉,鹅肝丰润而不油腻,黑松露香气四溢但不抢镜,反倒有一种向下生长的尽头,让整道菜有了骨架感。顺便说一句,The Grill在去年的时候曾经获评过纽约时报2017新餐厅第一名,要知道,纽约人可从来不管什么米其林三星,他们认可的只有《纽约时报》。

QQ空间 新浪微博 百度贴吧 人人网 微信 更多分享